顾昀

感谢你的关注!




这里是墨崎/华酌昶



一个佛系短篇写手,随缘更文,长篇易坑



镇魂沉迷沈老师中



凹凸淡圈中,更文随缘吃all金/瑞金嘉修罗场大好/沉迷嘉金中/沉迷金小天使美色/雷『瑞嘉瑞』不喜勿关/其他杂食


楚留香吃华武华,少暗,楚萧,邱蔡,和亦中
主更邱蔡,楚萧

小英雄吃轰出胜大三角




一个写车写一年的人/想要扩列


梦想是被小心心和小蓝手淹没^q^

长顾/药

长顾/药

甜文短打
随笔系列
ooc有,注意

四海清平,百姓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军队还是按时操练着,顾昀被长庚勒令这些月不可去随意动武,只好跑去军队里看着士兵们操练,看着看着,便心痒起来,顾昀只觉得自己这许久没有活动的四肢仿佛已经生了锈,再不去动一动,怕是要动不了了。

顾昀点了点头,将手里的花生米吃了,与士兵统帅道了个别,便朝着府邸跑去,果不其然在书房发现了长庚

“哟,心肝儿还在批奏折啊”顾昀挑了挑眉,上前几步立在长庚面前,长庚看了眼顾昀,心知这人是有话要说心中多半隐隐约约知道所谓何事,将刚刚批玩的奏折放下,伸手握住顾昀的手拉着人坐下

“义父来的凑巧,刚刚好批完了,义父找我可有什么事?”

“唉,这是哪里的话,难道义父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顾昀用指尖在人手心里轻划,有下没下的撩拨着长庚“不过嘛,这倒真的有点事”
顾昀的手很冷的,长庚将人的手指包裹住用体温捂热。长庚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小义父,摇了摇头笑道“子熹说吧,找我什么事?若是说想要去军队里松松骨头这事,可以,但是不能过久”

顾昀有些惊讶的看着长庚,自己可还什么都没说,却已经被这小崽子猜到了七七八八难免有些惊讶
长庚将顾昀的手放开,将一边的茶水递了过去“我不是说过吗,这四海找不到比我更了解义父的人了,你这几日跑去军队的次数日益增多,怕是早就心痒了”
长庚顿了顿,将放在一边凉着的药放到顾昀手里“我先前不许你动武一来是你大伤初愈需要好好休息,二来这药喝的时候想要静养,如今这药喝的差不多了,自然可以动武了,不过仍不易太久”

顾昀听着啧了一声,手里拿着药碗,苦味冲入鼻中,顾昀低头看了看黑色的药液,却是发现了长庚的影子落在了里头,顾昀突然觉得这平常看着尤其不顺眼的补药竟然有点和蔼可亲起来。

顾昀将补药喝完,却是感觉药竟然是甜了不少,抬眼便见长庚眉眼温柔的看着自己,那双仿佛看透人心的深黑眸子里底下压着的,是对自己的……爱意
顾昀笑了笑,朝长庚挥了挥手示意人靠近些,长庚依着靠近了人,唇上从来柔软温热之感,是顾昀在吻他,长庚不由的心底荡漾起来
两人交换了个带着苦味的吻,却是觉得一点都讨厌不起来,顾昀任由长庚抱着自己,嘴唇贴近人耳边,顾昀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热气打在长庚耳垂上,不由的感到一阵酥麻

“心肝长庚,这药里有了你的影子,倒是甜了不少”

长庚环在顾昀腰上的手顿时更加紧了紧,终于是控制不住自己,吻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柔软,那属于顾昀的唇瓣。抱住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小义父,自己走火入魔的‘罪魁祸首’
顾昀倒是不像之前一样变着法子不让长庚满足,今日甚是开心揽住人脖子回应起来。

“你可是我的人,我的心肝长庚”

长庚顿时也不顾这正是大中午——或者说就算知道也不想去管,随便朝下人吩咐了一句抱着顾昀朝着房间奔去。

色令智昏,白日宣淫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