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疏寒

感谢你的关注!




这里是墨崎/子越!



一个佛系写手,随缘更文



凹凸淡圈中,更文随缘吃all金/瑞金嘉修罗场大好/沉迷嘉金中/沉迷金小天使美色/雷『瑞嘉瑞』不喜勿关/其他杂食


楚留香吃华武华,少暗,楚萧,邱蔡,和亦中
主更邱蔡,楚萧

小英雄吃轰出胜大三角


一个写车写一年的人/想要扩列


梦想是被小心心和小蓝手淹没^q^

【嘉金】七月烈阳

☆给亲爱的欣欣的生贺
☆对不起我迟到了这么多天呜呜呜
☆原谅我qwqqqq @对数函数的底数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你与太阳有着92955886.7公里的距离

金想,他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糊了眼睛,才喜欢上嘉德罗斯这种自大狂,但是他觉得,喜欢着嘉德罗斯并不是什么坏事。
他和嘉德罗斯的相遇实在是称不上美好,甚至可以说是,不愉快。
金是学生会的成员,与嘉德罗斯相遇的那天,刚好轮到请假几天回来的他去抓逃课学生,金在学校里的四处找着逃课学生,便听到了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从围墙上传来
‘喂,渣渣,给我让开’
金抬头看过去,嘉德罗斯正在围墙上朝下跳,而金正好站在他要跳下来的位置,金听到这人的语气敲了敲手上的板子‘喂,谁是渣渣啊,你迟到了,还翻墙,报名字和班级’
“不过是个渣渣而已,居然改记我的名字?”嘉德罗斯从墙上跳下来,惊的金下意识后退怕自己被他踢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嘉德罗斯按在地上摩擦了
金还没开始挣扎,嘉德罗斯便丢下一句渣渣转身离开,金才地上趴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当他起来想追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踪影
“金毛自大狂!别被我抓到你!”
金以为自己是不会那么快见到嘉德罗斯的,可偏偏他回到教室的时候,他那旁边空了已久的位子,嘉德罗斯正坐在那里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金冲过去,将手用力拍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金却顾不上手上的痛感,盯着嘉德罗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金毛自大狂!”
“渣渣你说谁!”
“金!”坐在前面的紫堂幻一把拉住金的手,飞快的看了眼面前十分不爽的嘉德罗斯,小声道“你不在的那几天我不是在手机上和你说了新来了一个转校生吗?就是他,嘉德罗斯”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拉住金以免他们俩之间打起来,紫堂幻是早就知道嘉德罗斯这个人的,在圣空集团的某一次宴会上,他和父亲哥哥一起去的时候,看到了那圣空集团的继承人,嘉德罗斯
“转校生又怎么样!转校生也不可以这么狂妄吧!”
“强者有狂妄的资本!渣渣不配说话!”
“!!紫堂你别拦着我!我今天要让他感受一下金式教育!”
“渣渣你是不是要打架!”

嘉德罗斯话还没有说完,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格瑞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金,他将搬来的作业本放到讲台上抬脚走了下去,金和嘉德罗斯之间的情况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知道这是吵架,格瑞微微叹气,伸手揉揉金的发顶将人拉到位子上做好
“管好自己,嘉德罗斯”
“不过是个渣渣罢了,我可不会在意”
二人没头没脑的对话实在让金反应不过来,不过他也不管那么多因为上课了,金看了眼一上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嘉德罗斯默默又在心里给人记了一笔

金最近非常不对劲,他觉得自己病了,他一看到嘉德罗斯心就跳着不停,脸还红的吓人
金想,他一定是病了
嘉德罗斯觉得最近金非常不对劲,不但不和他一起去吃饭,上学,还动不动躲着自己,这让嘉德罗斯感到烦躁,却又无可奈何
嘉德罗斯想,要是让他抓到了金,一定好好教训一顿

班上的同学们发现金和嘉德罗斯之间非常不对劲,一个显得十分烦躁一个最近一下课放学就不见踪影
太可疑了——!一定有发生什么
“金啊,你这小子是不是恋爱了啊?”凯莉叼着棒棒糖眯眼看着金,脸上一副肯定之色,听完金说的话,凯莉就知道这小子彻底栽了
金这幅样子,分明是喜欢透了啊,凯莉转了转食指,思考着金口中的那个“他”是谁
格瑞?不可能,他们这几天一直粘在一起,以金的性子喜欢了一定会躲,躲?哇哦
“金,你喜欢的,不会是嘉德罗斯吧?”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嘉德罗斯!”
凯莉勾唇笑起来,这么快就否认,肯定是了“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喜欢上嘉德罗斯的,这真是和那一次放假回来你们成为了朋友还可怕”
金也很迷茫,他和嘉德罗斯成为朋友是因为他们放假的时候一起经历的一件事让金对嘉德罗斯彻底改观,可对于喜欢上嘉德罗斯,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和嘉德罗斯在午睡时醒来盯着让的睡颜入了迷?还是嘉德罗斯照顾生病的自己时,手上动作的轻柔?又可能是不是那天阳光正好,蝉鸣不止的那个假期里,嘉德罗斯与他去海边玩的日子?
金知道,嘉德罗斯是一个骄傲无比的人,他对自己的实力自信无比,有狂妄的资本,但是他却也是个温柔的人,但是那份温柔藏在了暴躁之下,只有金发觉了,嘉德罗斯很聪明,他对自己讨厌的人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嘉德罗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嘉德罗斯.....
等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对嘉德罗斯无比的了解
在金眼里,嘉德罗斯像是七月的烈阳,灼眼至极,与他隔着92955886.7公里的距离,对金而言,嘉德罗斯太过耀眼,是可以让他燃烧起来的太阳,是对他有着致命吸引的太阳
太过的靠近,让他无法避免的燃烧
但是这样的不行,金想,太过耀眼的太阳也自然是对别人有着吸引力,他无法独占,也不能

嘉德罗斯最近异常烦躁,表现在于无时无刻散发着的黑气,至于嘉德罗斯最近烦躁的原因,都是源于一个人,他的暗恋对象——金
金最近总是经历的躲开他,上学也不再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拉着格瑞就跑去了天台,午休睡觉的时候也不靠着他而是情愿自己睡麻胳膊,实在躲不开了,也是假装没有看到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感到了严重的危机感,于是在好不容易逮到金的时候,把他堵在了角落,面色不爽的问到“渣渣,为什么最近总是躲着我”
可是金还没有说什么,上课铃就打响了,金一把推开他跑进了教室,嘉德罗斯的脸更黑了

这个白痴渣渣!!
雷德知道这事后,拉着嘉德罗斯就是一晚上的教育,不对是探讨。
“嘉德罗斯大人,依我看金觉得不是那种无原因不理你故意冷落你的人”雷德拿着自己手上的恋爱小说恋爱交往参考书,一本正经的说道“嘉德罗斯大人,你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事让金不高兴了?”
“哈?怎么可能”
嘉德罗斯这边还在纠结金为什么不理他的原因,而金已经决定告白
凯莉和安莉洁,紫堂幻花了一个下午的时候,至于忽悠到金去告白了,时间定在了3天的高中毕业聚会上

凯莉觉得金的告白无非就是找个时间把嘉德罗斯拉到角落小声的告白——可是有了个意外
金喝醉了,后果就是,第一次喝酒的金,胆子变得无比的大
酒壮人胆,这句话还真不是空穴来潮
如凯莉所想,金确实一开始想要在角落偷偷告白,可喝了酒的金想法只剩下了一个
把心里的想法告诉嘉德罗斯,告诉他,我喜欢你
金抢过了同学的话筒,跑到了嘉德罗斯身边,大声的说道“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被人突如其来的告白弄懵了,然后下一秒他就更懵了,因为金
亲上来了
这个吻太过突然,但嘉德罗斯只是懵了一下便按在了金的后脑勺夺回了主动权
格瑞看着这两个,微微叹气,自己家的白菜被猪拱了,应该怎么对秋姐解释呢....
嘉德罗斯亲的尽兴了,才舍得放开金,金被人亲的迷迷糊糊,理智早就不知道跑那里去了,他任自己被嘉德罗斯牵走,被带去了嘉德罗斯的家里
金知道,那个牵着他走的人,是他最喜欢的人

——tab——
有车的,但是我还没码完orz

评论(17)

热度(18)

  1. 对数函数的底数萧疏寒 转载了此文字
    醉爱墨墨了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