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

感谢你的关注!




这里是墨崎/华酌昶



一个佛系短篇写手,随缘更文,长篇易坑



镇魂沉迷沈老师中



凹凸淡圈中,更文随缘吃all金/瑞金嘉修罗场大好/沉迷嘉金中/沉迷金小天使美色/雷『瑞嘉瑞』不喜勿关/其他杂食


楚留香吃华武华,少暗,楚萧,邱蔡,和亦中
主更邱蔡,楚萧

小英雄吃轰出胜大三角




一个写车写一年的人/想要扩列


梦想是被小心心和小蓝手淹没^q^

『嘉金』知更鸟·上

☆上篇
☆私设
☆是甜的,甜的
☆前言没有什么用
☆cp嘉金和幻凯
☆嘉15岁,金10岁
☆ooc注意

——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麻雀说,是我

金是个孤儿,父亲与母亲出车祸死去,姐姐在小时候走散,他开始了流浪,在五年之后,他被一家孤儿院领走,没人知道在五年之间一个小小的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是在深夜捡别人不吃的东西?还是在凶恶的野狗嘴里抢食?除了金没人知道

金不在意那些,当孤儿院院长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金以为自己在做梦,他没想过自己在9岁的时候会被收养,会结束这流浪的生活

金被领回了孤儿院,在进来时他的目光一下 被一座巨大的白色高塔吸引

“院长,这个是什么?”
金拉了拉院长的衣服问道

院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同情与鄙夷,随后就被他假装出的向往和恭敬掩盖

“那是我们国家的圣子住的地方”
“圣子?”
“是我们的国王创造的人造人”
“人造人?”

金有些迷茫,他看了看那座高塔眼中充满了好奇

“金,千万不要进那个塔,听到了没有?”

院长严肃的神情让金下了一跳“恩”金应了一声,好奇心越来越重
院长拉着金准备离开,金又回头看了看那做高塔,却好像隐约看到了一抹金色身影
刚刚那里,是不是有个金色头发的人?

高塔里的嘉德罗斯啧了一声,对于自己被一个渣渣发现表示不爽,他躺在床上,闭目准备继续睡觉,脑中却莫名浮现金的身影

小小的身子,金色的软发,蓝色的如大海一样清澈的眼睛,很好看

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跳了几下

院长的贪婪面孔突然浮现出来,嘉德罗斯心情烦躁,他很清楚下面那个虚伪的人脸上的贪婪神情全是因为那个金发孩子

他从床上坐起来,一脚踢向了锁住他的大门,大门只是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却连一丝裂缝都没有,要知道,嘉德罗斯刚刚那脚足以把铁板踢穿

“啧,该死!”嘉德罗斯拿这扇门没有办法,这门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他无法打开

『嘉德罗斯,只有属于你的知更鸟来了,你才能出来,慢慢等着吧,麻雀』

脑中响起他的创造者说的话,嘉德罗斯倒是希望他的知更鸟可以快点来了,这样他就可以出来了
高塔又重新安静起来,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雨,嘉德罗斯看向窗外,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

快点来吧,属于我的知更鸟,自由啊——


金来到孤儿院已经有1个月了,院长待他很好,但有时院长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到反感,但他还是觉得院长是个好人

今天的孤儿院到处绑上了丝带,今天是金生日,过完今天,他就十岁了,院长给他准备了一个礼物,金现在正大厅抱着礼物开心的想里面是什么时院长拿着一个巨大蛋糕进来了

“院长!呜哇!是蛋糕哎!”
金开心的盯着院长手上的蛋糕,他微微侧过身子,看了看院长背后

“哎?院长,其他人呢?”

院长将蛋糕放在桌上切下一块递给金“他们啊,都出去玩了,来,金,吃蛋糕吧,生日快乐”

金用勺子挖了点奶油放进嘴里,奶油的甜味在口中蔓延开来,金在很久以前吃过蛋糕,那味道早在五年的流浪中连同他的美好记忆一起模糊不清,金感觉自己鼻子有些酸,他轻轻吸了吸鼻子大口大口吃着蛋糕“院长,谢谢你”

“为什么要道谢呢——”院长的语气怪异起来,他走到大厅的书柜前不知按了那个地方,地方突然凸起一块
“来,金,我给你介绍自己新朋友”

金手上的蛋糕掉落在地上,可他却没有发觉,他呆呆的看着地面凸起来的地方,那是个笼子,里面是大大小小的孩子,没有一个不是遍体鳞伤衣不蔽体

“院...院长...”

金害怕的看着突然变了一个人的院长
“金,来,认识一下”院长从里面拽出一个女孩子“这是莉卡米哦,是不是很可爱?来,莉卡米,和金打个招呼”
女孩子毫无反应,院长靠近了些才发现女孩子早没了声息

“死了?啧,真是没用”院长像是丢垃圾一样将女孩子朝一边随意一丢,他慢慢向金走过来
金不断的退后,他突然感到身体一阵燥热,接着全是开始发软起来,金摔倒在地上

“啊~药效发作了吗?”

药?什么药?
金已经无法再思考这些了,他用力的在自己手上咬了一口,疼痛刺激着自己的神经,金飞快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

金不知道自己跑到了那里,身后院长追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当金觉得无处可逃时白色的巨塔出现在眼前,他冲进去锁住了门
院长站着门外,手里拿着斧头,他用斧头朝门用力劈下

“金,别逃了,放心吧,你会很开心的——出来吧,金!”

门露出裂缝,院长的声音透过裂缝传了进去,金向高塔上方跑去
金很害怕,他不知道自己被抓住了会怎么样,他不知道高塔上的圣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但心底有个声音这么告诉他
到上面就可以了,他在等你

院长将门全部劈开后,没有发现金,上去了吗?院长在原地犹豫了一会,最终露出一抹狞笑,怕什么?不就是一只被关住的麻雀吗?反正出不来!

金冲到顶部时眼前出现了一扇门,他想都没有将门推开跑了进去,里面的人转头看着他,脸上有些诧异
门,被他打开了?

嘉德罗斯看着面前狼狈的金
那么,这个小家伙就是我的知更鸟?

他早在塔里看到了院长拿着斧头追着金的身影,他心里莫名出现了担忧想出去救金,但是门不会开,他没想到金竟然可以打开门

“过来”嘉德罗斯说,金听话的走了过去,他一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好看的人,他知道这个人就是圣子,那个仅此皇家的最珍贵的人

“这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门开了!”院长的怒吼声传了进来,他整个人像个暴怒的恶魔“为什么!麻雀为什么会出来!”暴怒的声音里有着隐藏很好的害怕

“渣渣,谁允许你那么叫的?”麻雀是对圣子的蔑称,因为圣子到了8岁就要被关到塔中等他的知更鸟,因此想是一个被捉住的无法逃跑的麻雀

嘉德罗斯把金抱在怀里,许久未动的大罗神通棍又出现在手里,嘉德罗斯挽了一个漂亮的棍花后,棍子直指院长

“渣渣,准备好怎么死了吗?”

嘉德罗斯站在废墟中,怀里的金正不安分的蹭着他满脸通红
被下药了
嘉德罗斯瞬间明白起来,这些事,在他没关进塔中早就少见不怪了,嘉德罗斯看了眼院长的尸体丢下了一句人渣抱着金向附近的河跑去

金被丢到河里,冰冷的河水呛进口鼻,,金难受极了,岸上的嘉德罗斯看着这一幕跳进河里一把把人捞到怀里

“啧,真是个渣渣,弱死了”

嘉德罗斯语气中充满了嫌弃,但是怀抱却无比温暖,金感到身体的燥热渐渐消去,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向抱着自己的嘉德罗斯

“谢,谢谢”金小声的说道“我叫金”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手扶上金的脖子,真细,一下就可以掐死

“那我可以叫你罗斯哥哥吗?”

金的声音传道嘉德罗斯耳中,嘉德罗斯移开手将人从水里抱起来

“随你”

得到了回答的金笑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在嘉德罗斯怀里缩成一团睡着了
真小,真弱,自己的知更鸟真是弱爆了
嘉德罗斯有些嫌弃的看着金,心里嫌弃着自己知更鸟的弱小,但心底又有一丝丝觉得金可爱

那么这个就是我的东西吧?
嘉德罗斯看了看金,抱着人走出了孤儿院

不,本来就是我的



——tab——
(:з」∠)_啊,还有很多没打的,但是时间不够了orz下一章可能是在我下星期放月假的时候吧

知更鸟就是指伴侣的意思,知更鸟是指圣子的伴侣,前几代圣子到死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知更鸟也没有出巨塔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