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

感谢你的关注!




这里是墨崎/华酌昶



一个佛系短篇写手,随缘更文,长篇易坑



镇魂沉迷沈老师中



凹凸淡圈中,更文随缘吃all金/瑞金嘉修罗场大好/沉迷嘉金中/沉迷金小天使美色/雷『瑞嘉瑞』不喜勿关/其他杂食


楚留香吃华武华,少暗,楚萧,邱蔡,和亦中
主更邱蔡,楚萧

小英雄吃轰出胜大三角




一个写车写一年的人/想要扩列


梦想是被小心心和小蓝手淹没^q^

『海洋的颜色』3

终于把这个坑挖出来了
emmm

☆本文主瑞金,含嘉金
☆副cp有雷安,卡埃
☆世界观较大
☆注意避雷

OK?
go↓



——You, have you ever heard the cry of the sea? Listen, it's singing in sorrow
——你,听过海哭的声音吗?听,它在悲吟

夜晚的海,美丽又带着一种沉稳,那里住着人鱼

本该是愉快的夜,海内却翻涌着一下不知名的危险,一双虚无的手探向大喊,他寻找什么,他沉着嗓子低声喊道
——鲛人....

Aphrodite被突如其来的一群兽人打断
年幼无知的小人鱼们躲在父母的身后看着那不请自来的兽人

——那是什么?
——战争带来的预告函

这群兽人的首领是狮族的
他看起来彬彬有礼,眼中却含着不羁与自信,眼睛是心灵的镜子,它折射着人们的内心

这就是狮族的三皇子,雷狮吗?
圣支族长打量了会雷狮,笑了笑
看来是位很有趣的兽人呢

“欢迎来到Amphitrite,我们亲爱的来宾”海支族长笑着看着他们“不知,有何贵干?”

“预言要开始了,老头子”雷狮抱臂笑着说道,他语气轻松,眼中却充满严肃

海支与圣支族长对视一眼,淡去笑容
“来吧,这里不方便讨论”

金拉着格瑞和嘉德罗斯,看着族长和那兽人头领离开
“发生了什么啊?”金皱着眉,有些不解
“哼,不用在意这些,走了金,你刚刚不是说自己饿了吗”嘉德罗斯轻哼一声,拉着金的手臂向摆满食物的桌子走去,虽说转移话题的方式很拙劣,但是对金十分有效,金的注意力瞬间到了桌上的食物上

“预言....”格瑞将二人轻念一遍,向金的发现走去
无论如何,金我都会好好保护好

格瑞和嘉德罗斯看着吃的正欢的金,沉默了一会
“喂,格瑞,还记得吗?那个预言”
“当然,那个关于鲛人的预言”

那是格瑞和嘉德罗斯打架时无意听到了,那年也是Aphrodite,人鱼族的预言师预言着未来

他伸出干瘪的手,抚摸着水晶球,嘴里念着生涩难懂的古语,水晶球放着魅惑的光,预言师浑浊的眼中透出哀伤

“神在指引:有人妄想会触碰神的禁忌,鲛人会走向灭亡,与人鱼族一起”

也是在那一天,嘉德罗斯和格瑞才知道,他们的发小,金
是鲛人

距离兽人来过了好几天,在金终于有了双腿之后,族长将嘉德罗斯,金,格瑞叫到跟前,他指了指雷狮 ,说道
我亲爱的孩子们,接下来,你们该踏上旅途了!

——Dear child, don't worry about the unknown danger, hope will be in the heart, don't be confused, the heart will guide the way forward!
——亲爱的孩子,不用担心未知的危险,希望将存于心中,不用迷茫,心会指引前进的方向!

族长将祝福的话语道出,目送着三人的离去,人鱼的战士们拿起了武器,盯着一群穿着黑袍的不速之客
“孩子们!让他们明白,我们人鱼的待客之道!”
“是!”
“我们将不畏艰险!”男人鱼们开始冲锋
“我们将赌上性命!”女人鱼们拉开弓箭
“为了我们所守护的一切!人鱼的战士永不服输!”

那天的海,藏着美丽的红,他在安静的诉说,人鱼的故事
人鱼的尸体化为泡影,消失在深海了吗?
人鱼的战士!永远不会停下步伐

——xxx年,人鱼族与黑袍组织进行战争,击退。死伤惨重

“金,你在看什么?”
“好像有什么....消失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