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昀

感谢你的关注!




这里是墨崎/华酌昶



一个佛系短篇写手,随缘更文,长篇易坑



镇魂沉迷沈老师中



凹凸淡圈中,更文随缘吃all金/瑞金嘉修罗场大好/沉迷嘉金中/沉迷金小天使美色/雷『瑞嘉瑞』不喜勿关/其他杂食


楚留香吃华武华,少暗,楚萧,邱蔡,和亦中
主更邱蔡,楚萧

小英雄吃轰出胜大三角




一个写车写一年的人/想要扩列


梦想是被小心心和小蓝手淹没^q^

[卫聂]剑屠风华小番外-不定期掉落


卫庄对师兄动心其实是在他来鬼谷的第一天
卫庄看到盖聂第一眼的时候特别喜欢盖聂的眼睛
卫庄会做长寿面,为了给盖聂过生辰而去苦练的
卫庄其实暗示过自己师哥好几次,可惜都没成功
卫庄发现自己师哥是个木头还是有好处的,可以暗中占便宜

盖聂很喜欢卫庄的头发
盖聂在卫庄刚刚来鬼谷的时候第一个想法是不会无聊了
盖聂情商很低,但是无意识撩人
盖聂和卫庄在一起,是因为一个人的“道破天机”
盖聂很喜欢卫庄给自己做的长寿面

〖卫庄对盖聂很重要〗
〖盖聂对卫庄很重要〗

[卫聂]剑屠风华3

原创剧情,背景不变
ooc有

兵器相接的声音从林中传出,盖聂干净利落的将最后一个杀手斩杀在剑下后低声喘气,这已经是他们今天不知道遇到的第几波杀手了,盖聂就算再强也会累,卫庄看了一眼盖聂,上前几步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小庄!”盖聂小声的叫了句卫庄,眉头一皱
“师哥,你不是累了嘛,让你休息会”卫庄给身后呆住的天明使了个眼神抬脚朝前走去“之前在鬼谷的时候又不是没抱过”
天明已经被眼前这幕惊到了,愣愣的跟着卫庄,样子像活见鬼

三人寻了个山洞,在里面休息一起,天明被赶去找水,卫庄坐在盖聂身边,扫视了人几眼“师哥,照你们这种被追杀的程度,你还带着个拖油瓶 你就算是到了墨家,也是伤的很重吧”
“……是,但是我必须这样做,我答应了荆卿”
“师哥,做个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一年时间,待在我身边,期间我可以办你一些事,还会将那小子送去墨家,你,帮我一些小忙”
这对于盖聂而言过于优惠的条件,不做他想,盖聂便点了点头
“我可以答应你,什么忙?”

卫庄微眯着眼,嘴角上扬“在外,说你是我,爱人。”
“小庄!”盖聂猛的站了起来
“师兄别急,在外,你帮我挡桃花,1年之后就不用继续了,这有什么?而且只是演戏”
“为什么你不去寻赤练姑娘”
“师哥,赤练喜欢我这事,你看不出来?”
“……”盖聂沉默了片刻,他还真的没有看出来
“总有些人朝我身边送些礼物,这些礼物还别有用心,你觉得,我会希望这样吗”
“那也不必找我,我是男人,就算一年结束之后,你的名……”
“我自然有办法,当我名义上的爱人并且做一年的事,这一年里我还可以帮你一些小事,怎么?师哥不答应?”卫庄看了一眼盖聂,银灰色的眸子紧盯着人
“还是说,师哥觉得我不可信?”
“我从未这样觉得!”
“那师哥你,答不答应”
“……好”

卫庄得到了满意的回答,点了点头“那么,我们先去流沙总部”
卫庄不做赔本买卖,这次的回报可是他心心念念的师哥,对卫庄而言太值了。
一年的伪装爱人,谁知道会不会成真,更何况,有个巴不得假戏真做的卫庄
盖聂却是没想其他,道“好”

——
开始追人了,后面就是甜甜甜!
写了半天还没涉及到前世我也是很毒了
慢慢来算了/安详

杀破狼*顾昀cos

——

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

给你……一生到老

长庚

——

运动会试妆
妆娘没有lof艾特不了
没有长庚好难过/抹眼泪
最后一p自己p的表情包x
就很想演奏催人尿下/安详

“我们命中注定相爱”
“也命中注定相杀”

“我把深情揉进我这一身骨血,我将疯狂埋进三尺雪地,我将贪婪化进山川大河,我将你捧在手心,压在心底。”


想用这个写卫聂

【卫聂】剑屠风华 ②

卫庄开始攻略木头师哥啦——
我是日常短小,ooc注意
其实这文就是看卫二庄攻略自己小师哥
背景不变原创剧情






盖聂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卫庄,他将天明拉到身后护着,抬头打量着站着房梁上的卫庄,俩人对视许久,却都未说些什么,风夹着竹的清香在二人身边溜过,盖聂收回自己的目光,叹了口气
“小庄,好久不见”
“呵”
耳边传来一抹略带讽刺的笑声,盖聂在心里叹了口气,看着那带着嘲讽笑意的熟悉面容
“师哥,见到我很惊讶吗”
“小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流沙有自己的情报网,更何况,我曾经说过”卫庄从房梁下跳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师哥勾唇一笑“无论师哥你在那里,我都会找到你”
盖聂心知今日卫庄是打定主意不让自己离开了,低头看了眼天明,又看了看周围的流沙众人,道“小庄,我可以和你走,但是你要让我先把天明送去墨家”

“呵,师哥,不过是荆轲的遗子,就值得你这样去对待 你可真是心软无比啊”
“这是在下答应了的事,自然要做到”
卫庄轻笑一声,将手上的鬼谷戒指摘下丢了过去“师哥,把这个东西收好,我希望你会亲自将戒指还我”
盖聂接住戒指,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正准备将戒指放近怀里时戒指却被卫庄猛的抢走
“小庄?”
盖聂略微不解的喊到,卫庄却是什么也没说,将戒指直接戴在人的手指上
“师哥,我要的是亲手还给我,记住了,我希望我的东西,不会被任何人触碰”

盖聂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拉着天明转身准备离开,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小庄,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顺路,我想,师哥不介意再多个我结伴而行吧?”
“……”盖聂一瞬间觉得自己面前的师弟怕不是假的

“才不要!!大叔我们快走!别让这个大坏蛋跟着我们!!”
天明抓紧盖聂的手,一脸戒备的看着卫庄
“你是不是要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荆天明”卫庄握住鲨齿盯着对自己出言不逊的小鬼冷笑

“好了,别闹了,走吧,小庄”
卫庄见目的达成,伸手将天明丢给身后的赤练众人,脸不红心不跳的占了天明的位子抓住了盖聂的手
“大坏蛋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大叔的手!唔唔唔!!”天明被赤练一把捂住嘴,盖聂看了看两人牵着的手,有些诱惑
“小庄?”
“不过是和以前一样牵着而已,师兄连这个都不让了吗”
盖聂有些不解但也没说什么,任由卫庄拉着自己朝前走去
盖聂知道,卫庄不会朝自己下黑手。卫庄见状满意极了,卫庄是个很好的猎人,他会慢条斯理的布好陷阱,让懵懂的猎物掉进去,再也逃离不了。

————
恭喜玩家卫庄达成成就〖为小师哥带戒指〗

〖卫聂〗剑屠风华


有一点玄幻加入,人物什么不变但是不会走原创剧情
ooc有,会加入原创人物,最多是手下什么的,不重要
因为很早看的,大部分人物性格过于模糊,可以请提醒我,吱

第一篇很短很短,特别短!!!!高二党时间较少,有手机会尽力做到日更的!!没有就,周更,但是会长

“大叔大叔!前面有个茶摊,我们去休息一下吧!”
盖聂看了看身边的孩子,点了点头
茶摊里很热闹,一群粗衣大汉正在一边谈论着什么,盖聂本无心去听,但是他听到了一个自己熟悉无比的名字
卫庄
盖聂顿了顿,分出一些心神去听隔壁桌的谈话

“哎,知道吗,现在秦国是人都在说卫庄要谋权篡位”
“谋权篡位?靠流沙?”
“据说是想去,谋害秦王!”
“不得了不得了,这卫庄可真是什么都敢做”
“唉?我听到的消息不是这样的啊,我听说是卫庄准备支持公子扶苏”
“为什么?依我看来,更大可能继承皇位的不应该是胡亥吗?”
“唉,这就不懂了,俗话说的好,英雄难过美人关!扶苏殿下啊,送了卫庄一位绝世美人!”

听到这里,盖聂眉头轻微皱了皱,他心里听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不快起来,但是片刻后也消失无踪,他太懂卫庄,美人对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天明,休息好了?”
盖聂放下茶杯,偏头看向一边的孩子,天明刚好就茶水喝完,听到盖聂这话点了点头
“休息好了,大叔我们继续赶路吧!”
“嗯”
盖聂点点头,在桌上放下钱币带着天明行出茶摊,因此也并未听到那些大汉的后话

“嘿,你们胡说什么,卫庄可没扶持扶苏,我听说,他和赵高做了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那个大汉声音顿时小了起来,左右扫视了一下才小声道
“赵高想要荆轲遗子,而卫庄,想要盖聂。所以啊,他们准备将盖聂和墨家,一网打尽!”
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的男子缓缓抬起头,将刀刃拔出将那大汉一把丢到地上,男子缓缓开口问道
“这话,是从哪里听的”

大汉的脖子上抵着刀,顿时吓的理智全无,一旁的同伴们也都不敢做“我,我,我是从一个客栈听到的,是,是一个黑衣男人和一个长的很妖的男人说的,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

男子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大汉见状以为男子要放过他,惊喜的神色刚刚显于脸上,下一刻便头身分离
“可惜,只有死人最能保守秘密”

半晌后男子走出茶摊,里面已经再无生人

男子看了看天,已经是夕阳,一只白鸟正朝他飞来,男子将手上的密信系在白鸟腿上重新让白鸟飞走
“接下来,要去完成卫庄大人派的任务了”

摸鱼师哥
没有师哥的帅气,哭哭
私心卫聂

卫聂坑

卫聂二人前世今生设定,甜
原创剧情
有ooc

别看了我就发个预告
新文名字大概是
“剑屠风华”

长顾/药

长顾/药

甜文短打
随笔系列
ooc有,注意

四海清平,百姓生活渐渐好了起来,军队还是按时操练着,顾昀被长庚勒令这些月不可去随意动武,只好跑去军队里看着士兵们操练,看着看着,便心痒起来,顾昀只觉得自己这许久没有活动的四肢仿佛已经生了锈,再不去动一动,怕是要动不了了。

顾昀点了点头,将手里的花生米吃了,与士兵统帅道了个别,便朝着府邸跑去,果不其然在书房发现了长庚

“哟,心肝儿还在批奏折啊”顾昀挑了挑眉,上前几步立在长庚面前,长庚看了眼顾昀,心知这人是有话要说心中多半隐隐约约知道所谓何事,将刚刚批玩的奏折放下,伸手握住顾昀的手拉着人坐下

“义父来的凑巧,刚刚好批完了,义父找我可有什么事?”

“唉,这是哪里的话,难道义父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顾昀用指尖在人手心里轻划,有下没下的撩拨着长庚“不过嘛,这倒真的有点事”
顾昀的手很冷的,长庚将人的手指包裹住用体温捂热。长庚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小义父,摇了摇头笑道“子熹说吧,找我什么事?若是说想要去军队里松松骨头这事,可以,但是不能过久”

顾昀有些惊讶的看着长庚,自己可还什么都没说,却已经被这小崽子猜到了七七八八难免有些惊讶
长庚将顾昀的手放开,将一边的茶水递了过去“我不是说过吗,这四海找不到比我更了解义父的人了,你这几日跑去军队的次数日益增多,怕是早就心痒了”
长庚顿了顿,将放在一边凉着的药放到顾昀手里“我先前不许你动武一来是你大伤初愈需要好好休息,二来这药喝的时候想要静养,如今这药喝的差不多了,自然可以动武了,不过仍不易太久”

顾昀听着啧了一声,手里拿着药碗,苦味冲入鼻中,顾昀低头看了看黑色的药液,却是发现了长庚的影子落在了里头,顾昀突然觉得这平常看着尤其不顺眼的补药竟然有点和蔼可亲起来。

顾昀将补药喝完,却是感觉药竟然是甜了不少,抬眼便见长庚眉眼温柔的看着自己,那双仿佛看透人心的深黑眸子里底下压着的,是对自己的……爱意
顾昀笑了笑,朝长庚挥了挥手示意人靠近些,长庚依着靠近了人,唇上从来柔软温热之感,是顾昀在吻他,长庚不由的心底荡漾起来
两人交换了个带着苦味的吻,却是觉得一点都讨厌不起来,顾昀任由长庚抱着自己,嘴唇贴近人耳边,顾昀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热气打在长庚耳垂上,不由的感到一阵酥麻

“心肝长庚,这药里有了你的影子,倒是甜了不少”

长庚环在顾昀腰上的手顿时更加紧了紧,终于是控制不住自己,吻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柔软,那属于顾昀的唇瓣。抱住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小义父,自己走火入魔的‘罪魁祸首’
顾昀倒是不像之前一样变着法子不让长庚满足,今日甚是开心揽住人脖子回应起来。

“你可是我的人,我的心肝长庚”

长庚顿时也不顾这正是大中午——或者说就算知道也不想去管,随便朝下人吩咐了一句抱着顾昀朝着房间奔去。

色令智昏,白日宣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