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疏寒

感谢你的关注!




这里是墨崎/子越!



一个佛系短篇写手,随缘更文,长篇易坑



镇魂沉迷沈老师中



凹凸淡圈中,更文随缘吃all金/瑞金嘉修罗场大好/沉迷嘉金中/沉迷金小天使美色/雷『瑞嘉瑞』不喜勿关/其他杂食


楚留香吃华武华,少暗,楚萧,邱蔡,和亦中
主更邱蔡,楚萧

小英雄吃轰出胜大三角


一个写车写一年的人/想要扩列


梦想是被小心心和小蓝手淹没^q^

白嬴/万骨长青

意识流
早年写的,今天挖出来了
ooc注意


嬴政小时候的梦想不是当皇帝
是想和他在意的人一起去游山玩水
一直在一起,可是后来
他在意的人不见了
他自然也变了

嬴政没想过
那个在血池里面瘦弱的少年会让他如此在意
他们相见是意外
他们相识是意外
嬴政喜欢那个少年的一切,但是他没有说过
都是意外啊

嬴政带着好吃的糕点跑到了血池
少年的双手被牢牢铐住,整个人都浸没在血池里
“阿政...”少年给了一个浅浅的温暖笑颜
嬴政走到血池旁边,把点心打开
“这是朕特地给你带的,很好吃的”嬴政如此说着
给人一点点喂着点心,少年的舌尖舔过指尖的感觉很怪,让他不自觉红了耳根
而在嬴政害羞的时候,少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上面还残留着嬴政的指尖温度
啊....真好 ...

少年安静的听着嬴政说话,半闭着眼睛,说话声渐渐小了下去,疑惑的看过去
睡着了啊....
轻而易举的挣脱开手铐,将人抱进怀里
真可爱....
白起看着嬴政小声着说着梦话,在人唇上偷了个香
真甜


少年不见了
嬴政找了好久好久
却像是投入海中的石子了无音讯
而他身边从此多了个怪物叫白起

白起是他的将军
也是陪了他很久的人
态度也从之前的厌恶变成漠视
而嬴政唯一失控的时候
是在他18岁生辰,他的成年礼上
白起在夜晚来到他的寝宫,将头盔拿了下来

白起很好看
月光给他镀上了一层朦胧感
皮肤异常的白嫩,瞳孔是蓝色的,摄人心魄
当嬴政回过神
自己已经被压在床上

白起问嬴政
还想不想和自己一起去游山玩水
嬴政说好
但是
内乱开始了
叛军冲了进来嬴政为了推开白起
心脏,被刺穿了


嬴政说他还没有陪白起看千山万水呢
他还没有实现他的承诺呢
真遗憾啊,阿起.....
那晚
宫殿血流成河

后来
白起抱着嬴政的头骨
给他指着那片森林
告诉他那片森林万古长青
和你现在一样
万骨长青
伴我一世

————————————end————

【巍澜】吾往矣

>有点私设,夜尊没死,记忆12岁,是小可爱

>几句话楚郭,短打

>ooc有,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你不欠我什么

——我欠了你一样东西,我欠了你一枚[xx]

赵云澜在看到沈巍的第一眼就知道,他这一生怕不是都会栽在这个人的身上,事实证明,他确实是栽在了沈巍身上

“赵云澜!”夜尊刚刚把洗好的衣服晒完转头就看到自己哥哥的恋人以葛优躺的方式在沙发上偷懒

“说好今天大扫除呢!!说好你扫地呢!!”

“唉唉,喊什么,嘘”赵云澜挑了挑眉,伸手把棒棒糖丢给了人

“来来来,拿去,把地扫了”

夜.被棒棒糖收买.尊,开心的接了棒棒糖跑去把地也扫干净了

赵云澜看了看日期,7月25,他和沈巍恋爱满一年的日子了,他们谈了大半年恋爱,都知道离了对方心都缺了一半,赵云澜知道自己是沈巍的魂,但同样,沈巍是赵云澜的心头肉

赵云澜心甘情愿的一头撞死在沈巍身上,用他的话就是,美人身下死,做鬼也风流。

“面面——”赵云澜将上面的页面关掉放下手机喊着夜尊“走咯,出门,我们出去接你哥回家,路上给你买你昨天想吃的烧烤”

夜尊本在一边玩着电脑,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利落的关了电脑,把赵云澜从沙发上拉起来

“走走走,快起来!”

“啧,你这小子”

赵云澜伸手拍了拍夜尊的脑袋拉着人出了门

沈巍将桌上的书本收好正准备回家的时候抬头便看到赵云澜拉着夜尊站在门口,沈巍愣了愣,还没说些什么赵云澜就先开口了

“沈教授哦,你的小云澜来接你回家”

沈巍轻咳了一声,耳朵顿时红了起来,他点点头,拿起资料走到赵云澜跟前“走吧,回家”

赵云澜给了夜尊钱让他自己去买烧烤,他和沈巍站在一边看着夕阳

“小巍啊,小郭和老楚听说准备出国结婚了”

“那很好,他们终于准备结婚了”

沈巍点点头,脸上露出些许笑

“有情人终成眷属,非常好,他们会很幸福的,和我们一样”

“对,和我们一样,不过啊,我突然想起来——”

“想起来什么?”

“我突然想起来,我是不是欠了你一样东西?”

“你不欠我什么”

“不不不 ,这不一样,我确实欠了你一样东西”赵云澜笑了笑,朝沈巍眨了眨眼,将口袋里的小盒子掏出来递到了沈巍面前

“我真心已经给你了,想了想,我还欠着你一枚戒指”

沈巍一下呆在了原地,赵云澜抓了抓头发,将小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戒指,戒指很简单,上面刻着沈巍和赵云澜名字的缩写,赵云澜站直身子,认真的看着沈巍

“我的真心你已经接住了,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在接住这个真心的赠品,这枚戒指 ,或者,换个说法”

赵云澜拉去沈巍的手,在人的手背亲了亲

“我想知道,沈巍,愿不愿意接受这枚戒指,和我,赵云澜,一辈子在一起”

“我愿意”沈巍一把将人抱在怀里,将戒指给两个人带了上去“我爱你,赵云澜。”

我愿意,一辈子和你在一起,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哪怕要我在等你一万年,我也愿意,你值得,云澜。

——end——

小彩蛋1

“说起来,我做了个梦,沈巍”

“什么梦?”

“我梦见你这一万年里看着我生老病死,我看着你看我一生,在我背后护着我,可是我却是没有一世是知道你的”

“护着你,我愿意”

“不过啊——有一世,你在我命里出现了,我们在一起了,而且一辈子幸福美满”

“那一世?”

“这一世,不对,准确来说,包括这一世后面的所有生生世世,我们都会在一起”

小彩蛋2

夜尊拿着烧烤看着一边抱在一起的两个人,面露嫌弃之色

“有对象了不起啊?”

大概是头像
记性不好x
不记得自己都用了什么了
/然后死了
p4其实是我,原本想给掌门的头像/装傻

与列表激情想邱蔡楚萧刀
妙极了
@洁身自好蔡居诚
↑是大佬

【嘉金】七月烈阳

☆给亲爱的欣欣的生贺
☆对不起我迟到了这么多天呜呜呜
☆原谅我qwqqqq @对数函数的底数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你与太阳有着92955886.7公里的距离

金想,他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糊了眼睛,才喜欢上嘉德罗斯这种自大狂,但是他觉得,喜欢着嘉德罗斯并不是什么坏事。
他和嘉德罗斯的相遇实在是称不上美好,甚至可以说是,不愉快。
金是学生会的成员,与嘉德罗斯相遇的那天,刚好轮到请假几天回来的他去抓逃课学生,金在学校里的四处找着逃课学生,便听到了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从围墙上传来
‘喂,渣渣,给我让开’
金抬头看过去,嘉德罗斯正在围墙上朝下跳,而金正好站在他要跳下来的位置,金听到这人的语气敲了敲手上的板子‘喂,谁是渣渣啊,你迟到了,还翻墙,报名字和班级’
“不过是个渣渣而已,居然改记我的名字?”嘉德罗斯从墙上跳下来,惊的金下意识后退怕自己被他踢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嘉德罗斯按在地上摩擦了
金还没开始挣扎,嘉德罗斯便丢下一句渣渣转身离开,金才地上趴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当他起来想追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踪影
“金毛自大狂!别被我抓到你!”
金以为自己是不会那么快见到嘉德罗斯的,可偏偏他回到教室的时候,他那旁边空了已久的位子,嘉德罗斯正坐在那里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金冲过去,将手用力拍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金却顾不上手上的痛感,盯着嘉德罗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金毛自大狂!”
“渣渣你说谁!”
“金!”坐在前面的紫堂幻一把拉住金的手,飞快的看了眼面前十分不爽的嘉德罗斯,小声道“你不在的那几天我不是在手机上和你说了新来了一个转校生吗?就是他,嘉德罗斯”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拉住金以免他们俩之间打起来,紫堂幻是早就知道嘉德罗斯这个人的,在圣空集团的某一次宴会上,他和父亲哥哥一起去的时候,看到了那圣空集团的继承人,嘉德罗斯
“转校生又怎么样!转校生也不可以这么狂妄吧!”
“强者有狂妄的资本!渣渣不配说话!”
“!!紫堂你别拦着我!我今天要让他感受一下金式教育!”
“渣渣你是不是要打架!”

嘉德罗斯话还没有说完,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格瑞一进教室就看到了金,他将搬来的作业本放到讲台上抬脚走了下去,金和嘉德罗斯之间的情况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知道这是吵架,格瑞微微叹气,伸手揉揉金的发顶将人拉到位子上做好
“管好自己,嘉德罗斯”
“不过是个渣渣罢了,我可不会在意”
二人没头没脑的对话实在让金反应不过来,不过他也不管那么多因为上课了,金看了眼一上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嘉德罗斯默默又在心里给人记了一笔

金最近非常不对劲,他觉得自己病了,他一看到嘉德罗斯心就跳着不停,脸还红的吓人
金想,他一定是病了
嘉德罗斯觉得最近金非常不对劲,不但不和他一起去吃饭,上学,还动不动躲着自己,这让嘉德罗斯感到烦躁,却又无可奈何
嘉德罗斯想,要是让他抓到了金,一定好好教训一顿

班上的同学们发现金和嘉德罗斯之间非常不对劲,一个显得十分烦躁一个最近一下课放学就不见踪影
太可疑了——!一定有发生什么
“金啊,你这小子是不是恋爱了啊?”凯莉叼着棒棒糖眯眼看着金,脸上一副肯定之色,听完金说的话,凯莉就知道这小子彻底栽了
金这幅样子,分明是喜欢透了啊,凯莉转了转食指,思考着金口中的那个“他”是谁
格瑞?不可能,他们这几天一直粘在一起,以金的性子喜欢了一定会躲,躲?哇哦
“金,你喜欢的,不会是嘉德罗斯吧?”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嘉德罗斯!”
凯莉勾唇笑起来,这么快就否认,肯定是了“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喜欢上嘉德罗斯的,这真是和那一次放假回来你们成为了朋友还可怕”
金也很迷茫,他和嘉德罗斯成为朋友是因为他们放假的时候一起经历的一件事让金对嘉德罗斯彻底改观,可对于喜欢上嘉德罗斯,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和嘉德罗斯在午睡时醒来盯着让的睡颜入了迷?还是嘉德罗斯照顾生病的自己时,手上动作的轻柔?又可能是不是那天阳光正好,蝉鸣不止的那个假期里,嘉德罗斯与他去海边玩的日子?
金知道,嘉德罗斯是一个骄傲无比的人,他对自己的实力自信无比,有狂妄的资本,但是他却也是个温柔的人,但是那份温柔藏在了暴躁之下,只有金发觉了,嘉德罗斯很聪明,他对自己讨厌的人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嘉德罗斯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嘉德罗斯.....
等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对嘉德罗斯无比的了解
在金眼里,嘉德罗斯像是七月的烈阳,灼眼至极,与他隔着92955886.7公里的距离,对金而言,嘉德罗斯太过耀眼,是可以让他燃烧起来的太阳,是对他有着致命吸引的太阳
太过的靠近,让他无法避免的燃烧
但是这样的不行,金想,太过耀眼的太阳也自然是对别人有着吸引力,他无法独占,也不能

嘉德罗斯最近异常烦躁,表现在于无时无刻散发着的黑气,至于嘉德罗斯最近烦躁的原因,都是源于一个人,他的暗恋对象——金
金最近总是经历的躲开他,上学也不再和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拉着格瑞就跑去了天台,午休睡觉的时候也不靠着他而是情愿自己睡麻胳膊,实在躲不开了,也是假装没有看到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感到了严重的危机感,于是在好不容易逮到金的时候,把他堵在了角落,面色不爽的问到“渣渣,为什么最近总是躲着我”
可是金还没有说什么,上课铃就打响了,金一把推开他跑进了教室,嘉德罗斯的脸更黑了

这个白痴渣渣!!
雷德知道这事后,拉着嘉德罗斯就是一晚上的教育,不对是探讨。
“嘉德罗斯大人,依我看金觉得不是那种无原因不理你故意冷落你的人”雷德拿着自己手上的恋爱小说恋爱交往参考书,一本正经的说道“嘉德罗斯大人,你是不是最近做了什么事让金不高兴了?”
“哈?怎么可能”
嘉德罗斯这边还在纠结金为什么不理他的原因,而金已经决定告白
凯莉和安莉洁,紫堂幻花了一个下午的时候,至于忽悠到金去告白了,时间定在了3天的高中毕业聚会上

凯莉觉得金的告白无非就是找个时间把嘉德罗斯拉到角落小声的告白——可是有了个意外
金喝醉了,后果就是,第一次喝酒的金,胆子变得无比的大
酒壮人胆,这句话还真不是空穴来潮
如凯莉所想,金确实一开始想要在角落偷偷告白,可喝了酒的金想法只剩下了一个
把心里的想法告诉嘉德罗斯,告诉他,我喜欢你
金抢过了同学的话筒,跑到了嘉德罗斯身边,大声的说道“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被人突如其来的告白弄懵了,然后下一秒他就更懵了,因为金
亲上来了
这个吻太过突然,但嘉德罗斯只是懵了一下便按在了金的后脑勺夺回了主动权
格瑞看着这两个,微微叹气,自己家的白菜被猪拱了,应该怎么对秋姐解释呢....
嘉德罗斯亲的尽兴了,才舍得放开金,金被人亲的迷迷糊糊,理智早就不知道跑那里去了,他任自己被嘉德罗斯牵走,被带去了嘉德罗斯的家里
金知道,那个牵着他走的人,是他最喜欢的人

——tab——
有车的,但是我还没码完orz

【楚萧】江山雪

☆如题,灵感来于江山雪这首歌

☆大概是老楚没死滚回来找掌门然后谈恋爱的故事?

☆我列表说这首原来是虐的【。】

☆糖刀随缘如何?

☆清明节放假的时候更吧【。】

☆只是个预告,随缘老写手了解一下

大道无形 生育天地
大道无情 运行日月
大道无名 长养万物

恐大道无常,与君相别,从此生死无处寻

——听说楚遗风楚大侠有个喜欢的人?

——可不是,那人可是楚大侠的白月光

——快说快说,是谁?

——有人说,是那武当掌门萧疏寒的未婚妻,有人说....

——说什么?

——说楚大侠的心头上白月光正是那萧疏寒

——————
预告一点点
可能包含一点副cp邱蔡?

楚遗风你有本事*我,就有本事还钱啊!

☆几句话楚萧,掌门极度ooc注意
☆画重点,真的极度ooc
☆不能接受勿看
☆就是个自我满足的产物
☆我告诉你们武当掌门很攻的

贫道今天就要扒一下贫道的“好友”是多不要脸的人
贫道不过是让他还钱就一把把贫道压床上了???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贫道不说【生气·JPG】
压就压吧,为什么压完了还不还钱??
楚遗风你是不是不要脸的?
还有让你们的华山弟子给我回去!没事不要来这里借着摔残的借口来嫖我们武当弟子
斩无极了解一下

贫道,萧疏寒今天在这里放下此话!
看到楚遗风贫道就上他一次!

【萧疏寒式叉腰·JPG】
【理直气壮·JPG】

[邱蔡/联文]鸾鹤不相迎㈡

第一棒是 @南肆@轻舟粥
第三棒是 @千衷衷

邱居新看着面前十分不对劲的恋人,眉头微皱,半晌才开口道“我自然是邱居新,但是你....”
邱居新抿了抿唇,脑中划过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缓缓开口道:“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候?”

“当然是七月廿四,怎么,邱居新你脑子坏了?连日子都不记得了?”蔡居诚面露嘲讽之色,却发现面前的人脸上的神情隐约有些不对劲,还没细想是为何,就听到邱居新说道

“现在是2018.7.24,莫非这是....你....与我师兄魂魄互换了?”
邱居新一向是相信科学的,可面前自己恋人的奇怪举动和厌恶眼神又实在不能让人不相信,他眼前的这个“蔡居诚”根本就不是那个与他一样深爱着对方的蔡居诚
而蔡居诚的脸色猛然一变,他仔细打量着作为的环境,虽然也是一副古色古香,但也确实有许多不知名的事物,他想起之前曾看过的一本关于魂魄互换的书,身体一僵
“所以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邱居新?!”

蔡居诚黑着脸坐在床上,暗自思考自己为何会平白无故到了给奇怪的地方,他抬眸就看到邱居新正在看着他,又不是像在看他,像是透过他看着什么人
“喂,邱居新,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个又是个什么东西?”
蔡居诚拿着手机摇了摇道

“这里是现代”邱居新起身给人倒了杯水递了过去,见人没接也没在意,随手放在他够的着是地方“那个东西是手机,用来通讯和上网的”
“通讯?上网?”蔡居诚听着一个个陌生的词语只感觉自己的脑袋疼起来,看着手中陌生的玩意 ,又拉不下面子去问那个和自己仇人同一个名字同一张脸的邱居新,拿着手机自己捣鼓起来不在理他
邱居新看着那个蔡居诚微微叹口气,走到一边叫了个客服服务让他们把早饭送来房间后,手上拿起自己的手机向人走过去
“我教你吧”

蔡居诚对于人突然凑过来的行为感到十分不适应,向一边坐了点也没说出拒绝的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人示意要教快点这个意思,邱居新见状又微微叹口气,拿起自己手机手把手教起蔡居诚起来
蔡居诚的脑子向来好使,几下就懂了手机这东西的简单用法,丢下邱居新自己继续捣鼓手机,他们的房间门被敲了敲,邱居新起身打开门让服务员把早餐送进来,待早餐都摆放好之后见蔡居诚玩的越发起劲伸手将人手机一把拿走
“先吃饭”
“!邱居新你干什么!给我把手机还来!”
“先吃饭再说”
邱居新坐在桌子边上,将手机放在上面
“过来吃饭,有你喜欢吃的螺蛳粉”
听到螺蛳粉三字蔡居诚心中的怒火微微下去一点,却依然摆着一张臭脸,拿着筷子吃起来
“对了,马上学校就要开学了,我们要回去了,回去的路上我告诉你,师兄平常的习惯和认识的人之类,别露馅,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蔡居诚吃着螺蛳粉漫不经心的嗯了声,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口问道
“对了,你和这个世界的蔡居诚什么关系?”
蔡居诚想着也就是关系好点的兄弟,可邱居新的回答让他差点被螺蛳粉呛死

“是恋人”
“你说什么?!!!”

——————————————
邱居诚昨天大致的和萧疏寒解释了一下发生了什么,在萧疏寒决定先把此事压下,让邱居新先把蔡居诚安顿在自己房间旁边的时候便知道之后一定有很多麻烦,而现在,第一个麻烦马上就到了
邱居新看着床上睡的正香的蔡居诚,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复杂,像是做完了什么思想工作一样走到床边摇了摇睡的正熟的蔡居诚
“你应该起来了蔡居诚”
床上的蔡居诚像是被邱居诚摇烦了一样,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做起来,拉住邱居新的衣领在人脸上胡乱亲了几下
“我再睡一会...邱,邱居新你等下再叫我”
说完便重新倒了下去,拉了拉被子
“对了...等下早饭我要吃螺蛳粉....”

邱居新的动作僵住了,他呆呆的把手放在刚刚被亲到的地方,耳尖通红“你...”
他还什么都没问,床上的蔡居诚又猛的坐起,满脸通红的看着他,他差点忘了,他现在不在现代,这个邱居新也不是他家那个邱居新了
“我刚刚,什么也没干,你给我忘了!”

邱居新站着外面边等着蔡居诚换衣服边不断念着“大道无情”希望借此可以平复心情,对于蔡居诚亲了他,这算的上是他一生受到的最大刺激了,即使知道那人并非真的邱居新,但是那张脸可是他从小一直看到大的,再熟悉不过,邱居新叹口气,突然想到他们两人之间分明小时候是多么默契,情同手足,可后面又是如何变的想看两厌的?

“喂,邱居新”蔡居诚打开门露出了个脑洞看着他“这个衣服,怎么穿”

“....”邱居新默默走进去给人穿衣服

“关于你里子换了个人之事,只有我你师傅知道,切莫再告诉其他人,免得多生事端”
“知道了”
蔡居诚跟着邱居新四处打量着四周的风景,身上的镇玄服他穿不习惯,走起路来有些麻烦,但是这在蔡居诚看了算不上什么

“对了,蔡居诚”
邱居新停了下,转身看向自己身后里子里已经换了人的师兄
“照你之前的说法,你那个世界也有着师兄师弟和师傅,那么,你是不是在那里也很讨厌我?”
邱居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说算了,便被蔡居诚的回答惊的差点出了一个斩无极
“讨厌?哼,那可是很讨厌,拖了三年才向我表露心意,害的我还以为我是单恋,混蛋邱居新!”
邱居新瞳孔微缩,看着一脸生气却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喜悦的蔡居诚半晌他才哑声道
“你说....什么?”

[邱蔡]心悦你


☆暗恋向,短打,甜向
☆直来直往邱x口嫌体正直蔡

“邱居新!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吗!”
蔡居诚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邱居新,握着自己的长剑指向他的心口
“给我滚出去!”

“师兄,随我去一个地方”
邱居新上前一把将蔡居诚抱在了怀里,他看着怀里不断挣扎却因服用软骨香无力挣脱的蔡居诚,眼神暗了暗
“邱居新!你这样丢不丢武当的脸!堂堂武当未来掌门却来点香阁抢人!你羞不羞!”

邱居新运起轻功带着人离开点香阁,道
“我给了钱,这一天的时间,你都是我的”
“放开我!跟着你有什么好处!浪费我一天赚钱的时间!”
“师兄,看”

蔡居诚一回头就看到挂满姻缘签的结缘树,他的心顿时慌了起来,他一把抓住邱居新的衣领 眼角微微泛红,耳尖也染着诱人的粉,可脸上却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蔡居诚一字一句的说着,心里的慌乱一瞬间充斥了整个大脑

“师兄你不记得了吗?”邱居新轻点地抱着人上了那颗巨大的结缘树上,把怀里的人小心翼翼的放下来,伸手将树上的俩个姻缘签拿了下来

“师兄,这是当年我们五人一起来玩的时候挂上的”

“你想表达什么”蔡居诚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昨日,我看到了师兄你签上写着的东西”
听到这句的蔡居诚顿时感觉全身的血液凝固起来了,他猛的抬头看向现在已经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师弟,他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呵,那么邱居新你又准备怎么羞辱我”
“说我恶心?”
“说我没资格喜欢你这个未来的武当掌门?”

“师兄”
邱居新在蔡居诚的额头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我心悦你”

——end——